jie_yi_tong1

重返20岁

MarjorieLee:

今晚看了《重返20岁》


坐在我旁边的观众是一位白发苍苍70岁左右的老爷爷,一家四口来看。


他抱着一桶大大的爆米花,看起来是个搞笑的爷爷。


然后,电影开始了。


他从开始就咳嗽到结尾。


中途还一边流鼻涕,一边流眼泪。


人到老年,看这种电影难免是比较伤感。


毕竟电影看就是自己的心路历程。


但是70多岁,还能来电影院看电影也是一种幸福。


也许,眼泪也是幸福的。


因为坐着他旁边是他的妻子还有家人呢。




老爷爷的年龄和我相差了几十年,


所以看完这部电影我感触八个字:青春不再,梦想不再。


时光过得很快,梦想一下子过去了就不能实现了,这就是现实。




我们总是说,要是我们再回到青春的时光,我们会怎么做怎么做。


要是我当初选择了谁,我现在又过着不同的生活。


但是电影中的老奶奶,变回20岁的时候,要输血给未来的孙子的时候,


她还是毫不犹豫地说:要是生命再来一次,我还是会选择一样的生活。


因为这样,我才会遇见你们。遇到你的父亲我才能成为你的妈妈,才能有了这个孙子。(泪)


所以,遇见是一种很巧妙的事情。


我们走错哪一个路口,就不会是这样这种生活。


电影归电影,现实还是现实。


我们不能返老还童,所以我们只能做好现在的自己。




电影中还有一句台词我很认同:


“最幸福的事,不是拥有了你,而是拥有了与你有关的回忆。”




是啊,不是谁都能拥有谁。


但回忆却是永恒的。


晚安。



黄小仙的世界:

黄小仙正在舔爪子,我叫了他一声,他迟疑着把爪子递过来:你想尝尝?


羽寒:

    王顺发是个农民,他一辈子没结婚。

    他死了,死于记者采访他的一个月之后。

    据邻居老汉说,他独自蜷缩在发霉的干草床上,喊了3天肚子疼,就死了。


    死时78岁的王顺发是河南省鲁山县人,三十多年前外出逃荒,来到了南召县乔端镇,靠给人打小工过活。由于不是当地户口,所以他没有自己的土地,也没有自己的房子。住的地方,是乡亲们给腾出来的一间土房。

    土房内除了一张满是裂纹的木板床和一个斑驳的大木箱之外,再无别的家具。

    房顶破了洞,透着光。一口锅黑乎乎的,边缘结满了凝固的粘稠物体,粘着土和蛛网,有些结了痂。

    王顺发家里没有碗,他吃饭吃菜用的是一个变形了的红色塑料脸盆。

    王顺发指了指角落一个装化肥的麻袋让记者看。打开来,里边是干硬如石头般的馒头和压碎了的方便面。

    这就是王顺发的主食。

    王顺发笑着,含着下巴,有点不太好意思:“有的是乡亲接济的,有的是镇上要的。”

    问他平时都吃什么菜,王顺发掀开锅,里边是清水煮土豆块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由于只是路过,还有其他事情要做,匆忙交谈之后,还要离开。临走时候觉得他可怜,塞了100元钱给他。他想接但是又不敢接,感叹道:“这么大啊!花不了,你留着买烟吃吧!”最终,还是接住了。王顺发的左手拇指短了一截,他说这是他小时候淘气,玩铡刀铡掉的。


    离开了王顺发家,内心却依旧不得平静。边缘人口的基本生活保障,在实际操作中,依旧存在各种困难。一种好的制度的建立,不仅需要大的社会福利保障体系的支持,也需要基层政府官员切实落实相关政策。人与制度,环境与执行,缺一不可。总体来说,我们依旧任重道远。


资料:


据2005年资料,河南省南召县乔端镇是一个深山镇,全镇342平方公里,19个行政村,133个村民组,只有1万6千多人,这些人散居在深山区,收入全靠经济林。而每个人的地只有0.3亩左右。


另:后来又听邻居老汉说,直到死,王顺发的那100元还没花完。而这些钱大部分买了药,最后还剩23块4毛,也都做了丧葬费。


Hide High:

2011年9月26日,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把刘天天捡回家,被她良好的习惯和温顺的性格打动,当然前提是长得漂亮!
2014年4月26日,在赶集网上看到猫咪出售信息(开始关注这个网站也就一两天,正式给卖家打电话也就才打通第三个而已),一只可爱的猫弟弟,银渐层花色,爸爸是苏格兰折耳,妈妈是英短,猫妈妈第一次生,生了五只,三只折耳两只立耳,折耳都卖了或者自留了,剩了两只立耳,除了我买的,还有一只乳色。
我还是挺相信缘分的,这完全是我想要的,也离不开家里的同意和傅先生支持与慷慨解囊啊哈哈,立马从单位出来开车送我去买猫。
绝对是一眼相中,又在毫无准备情况下把这只猫弟弟接回家。主人给了点猫砂猫粮以应对我们现在的“一无所有”。次日周日,淘宝了一整天购齐家当。
就这样,在我来南京整整一年的时候,才放下对刘天天的思念以及再养一只的种种顾虑。如获至宝,亲爱的刘小二,愿你健康活泼,茁壮成长。
仅以此篇口水话纪念你的入住:)附图,第一次在你原主人家见到你时,你与你剩下的三姐弟。